主页 > 思客 > 正文

hupu轻松筹怎么写最感人(轻松筹帮他证实内容怎么

2022-01-07 13:38    360足球直播/浦城/360足球直播

武汉晚报2月23日讯(记者伍伟 通讯员涂晓晨 刘坤维)这是武汉协和医院皮肤科刚入职的一名医生给他的一位患者写的轻松筹,既朴素又感人的话语令人动容泪奔,不到12小时就为患者筹到了3万元治疗费——

“我当然知道她的极度痛苦,因为她全身上下没几块完整的皮肤”

她叫吴其英,11床,是一位“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症(TEN)”患者,78岁,全身皮肤破溃。

他叫盛俊,是她的儿子,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他的名字,在这之前,他的代号一直是“11床家属”。

我叫朱今巾,是武汉协和医院皮肤科一名刚工作的小医生。

有人说,作为医生,你不能总是去感受别人的痛苦,因为你这辈子,将见到比别人多得多的痛苦。

是的,我当然知道她的极度痛苦,因为她全身上下没几块完整的皮肤;因为她受压摩擦的部位已经血肉模糊;因为她渗出的血水一天要换好几张垫子;因为她每天只要醒着的时候,都在痛苦的呻吟;因为她的女儿,常在一边悄悄流泪。把割破了一块皮的痛苦放大成百上千倍,就是她的痛苦。

但我平时将自己的这份同情尽力克制,在我能保持理性的时候,我看到的是这样的一个病例:

2019年2月12日,农历初八,我管的床上转来一位78岁的“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症(TEN)”患者——吴其英。

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症(TEN)是重症药疹的一种,发病不可预知,有一定的潜伏期,与特应性的体质有关,发病之后常进展迅速,是皮肤科最危重的病症之一。患者此前因为肺炎在大大小小各种医院已辗转治疗3个月,在肺炎已基本治好准备出院时发生了药疹,并在4天内发展为全身的大疱,逐渐破溃,渗液明显。患者部分治疗因经济困难无法开展,目前患者皮肤破溃面积依然很大,渗出明显。

“回家里吧,是真的没钱了”41岁大男人突然大哭起来

11床患者的儿子,是个非常孝顺的儿子,我一直这么觉得。很少见到有四十多岁的男人像他这样悉心地照顾母亲。他母亲的状况,同一房间的病友形容为“看着都吓人”,而他却细心为她清理脏物。在她需要输血浆时,他的第一句话是:“能不能抽我的血?”他从未对她大声说话,偶尔她因为疼痛不想吃饭,他也只是说:“妈妈,多吃一点吧”。他一直称呼自己母亲为“妈妈”。“肯定是个妈宝,哈哈”,我还在自己心里暗暗地调侃过。他是个朴实而善良的人,尽管内心很着急,他常常会微笑着跟医护人员打招呼:“朱医生,还没下班呀”,“朱医生,吃饭了没呀”,而我凑过去看看他的碗,一大碗白米饭,一把咸菜,几片数的清的肉,就是他的晚餐。

刚刚,他推开了医生办公室的门。我已经预感到他要说什么了。

“医生,我们想明天出院,今天交完了最后的3000块钱,我真的负担不起了。”

“目前你母亲的病情很重,现在病情还没有稳定,如果这时候回家非常危险。况且这病不是没得治,之前你同房间的老太太跟你妈病情差不多,也治疗好转出院了,我们已经尽量在为你节省经费了,能不能再想点办法坚持一下呢?”李教授说。

“真的是没办法了,我妈妈之前因为肺炎住院了三个月,已经把家底都掏空了,没想到肺炎治好了又弄出个这病。我一直在福建打工,真的没得多少钱。家里亲戚也都是农村的,找他们能借的都借了。”

“那如果你们回家是打算去哪里治疗呢?”我问道。

“回家里吧,是真的没钱了”。说完,这个41岁大男人突然大哭起来:“我父亲在我9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我母亲吃了很多苦才把我们带大。我也不想放弃,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这是这个男人第二次在我面前流泪了,他母亲刚转来的时候,他对我说:“家里很多人都劝我放弃,家里两个孩子,老婆因为这个事都吵着要跟我离婚,但我不甘心啊,我母亲之前身体一直很好”,说完,他抹了抹眼泪,“你不知道我压力多大”。

他的纠结,我知道的,因为他总是在反复,头一天说: “医生,我妈妈很痛苦,请你给她用点好药吧”;第二天知道费用后又说:“不好意思,医生,我们真的负担不起了” 。同样情景已经重演一遍又一遍了。

难道现在又要眼睁睁地看着她在痛苦中离去吗?

《我不是药神》中有句台词说:这世界上最大的病,是穷病! 我几天前也想过,如果哪一天11床要放弃治疗回家(虽然我知道回家意味着什么),那就尊重她的选择吧。

我已经眼睁睁地看着她因为经济拮据错过很多治疗机会,难道现在又要眼睁睁地看着她在痛苦中离去吗?

是的,78岁了,人终有一死,但我们实在不忍看到她以如此极度痛苦的方式离去!

是的,经济困难的人多得去了,但我不想看到这个这么珍惜她的儿子余生为她自责流泪!

是的,重病的人多得去了,但是这不是不治之症,经费宽裕,治愈的希望还在!

是的,人世间有太多痛苦,只是因为她和他的痛苦刚好被我看到。我希望她和他的痛苦也能被你看到,我希望你也能和我一样,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编辑:张珺】